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世界最大的航空客运中枢——亚特兰大哈兹菲尔德机场

2010-10-18 14:24:07 《空运商务》2002年第7期 谭惠卓 阅读:

        一、“小城市”孕育出大机场

        亚特兰大是美国佐治亚州的首府,其行政级别仅与我国的省会级城市相当,但它的人口规模却远不及我国的省会城市。以此相比,它只能算一个"小城市".在80年代中期,它的城市人口只有43万,加上郊区人口也仅有100万;发展至今,其人口也不足200万,这在美国重要的空港城市中也是无足轻重的。在美国航空运输迅速发展的50~60年代,亚特兰大的哈兹菲尔德机场(英文三字代码为ATL)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小型机场。但在70年代以后至今的30年中,它的空运业务量迅速增长,并逐步在美国乃至世界的重要机场中脱颖而出,至80年代初,其旅客吞吐量已突破4000万人,仅次于芝加哥奥黑尔机场,排在美国大机场的第二位。90年代末,又超过芝加哥奥黑尔机场,并连续三年雄居美国及世界机场客运排名之榜首。2000年,ATL的旅客吞吐量高达8017万人,竟相当于城市人口的40倍,巨大的人流从何而来?一个人口规模如此小的城市,如何培育出一个世界冠军级的大机场?

        二、世界最大客运中枢的发展背景

        ATL之所以能从一个微不足道的中小机场发展为当今世界上最繁忙的客运中枢绝非偶然,它的成功得益于其独特的空运区位以及自身长期不懈的努力,也离不开美国空运发展的支撑以及航空公司中枢网络的构建。

        1.超级空运大国的支撑众所周知,美国是航空运输的超级大国,其空运业始于20年代中期,二次大战后发展迅速。50~60年代的20年间,空运总周转量持续高速增长,年均增长率>15%,至60年代末,空运总周转量已超过250亿吨公里。时至今日,美国在30多年前的这一指标仍为英、日等空运发达国家望尘莫及。1999年,美国的空运总周转量已高达1254亿吨公里,这相当于日、英的6倍,德、法的8倍,中国的12倍,约占世界总量的34%。与多数空运大国一样,美国空运业务量的市场分布也具有高度集中性。1999年,全美机场的旅客吞吐总量约为25亿人次,其中的89.4%集中于68个大中型机场,这些机场在美国乃至世界都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当年世界客运量最大的50个机场中,美国就占了26个,而ATL则是这些超大机场中的"领头羊".

        2.得天独厚的空运区位1978年美国放松航空管制之后,空运市场的竞争日益加剧。为了提高竞争能力,各大骨干航空公司纷纷摈弃了原来以城市对为主的多中心的航线网络,逐步建立起以轮辐式航线为主的大枢纽网络。这样,航空公司对枢纽的选择就为中枢机场的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难得机遇。由于美国空运业务量的主流方向是东西向,这使得中部地区位置较好的机场倍受青睐。各大航空公司为了构建其枢纽网络,不得不忍痛割爱,将其主要基地从原来的沿海城市迁往内地。如美联航从西雅图迁往芝加哥,美利坚航从纽约迁往达拉斯,环球航从波士顿迁往圣路易斯等等,这就是美国各大航空公司所经历的痛苦的"迁都史".而ATL则被美国三大航空公司之一的三角(达美)航空公司选中。三角航空公司在兼并西方航空公司之后的航线网络整合中,将原来分散于迈阿密、新奥尔良、旧金山、洛杉矶等地的众多分基地集中转移到ATL、DFW(达拉斯。沃斯堡)、SLC(盐湖城)三大枢纽,其中,尤以ATL倍受青睐。一方面,ATL是美国东南部地区30多个中小机场的内锁中枢,另一方面,它又是美国东南部佛罗里达与中西部、东北部连接的定向型中枢。四通八达的国内航线网络又使ATL逐步发展为美国重要的国际门户机场之一。

        3.三角航空公司在ATL的成功运作几十年来,ATL充分利用其优越的空运区位,积极支持与配合三角航空公司在机场的枢纽运作。近年来,三角航空每天在ATL组织约10个航班波(航班集群)的高峰运行,每个航班集群的规模高达80多架次,通过ATL的78个直航点,完成约1700个航班的中转衔接,从而提供高周频低成本、高质量低票价的服务。正是这种大规模中转航班和中转旅客的高效运行,才维持了ATL每天约20多万人的巨大客流。自80年代以来,ATL的中转旅客的比重平均高达70%以上,而中转旅客的多少却与亚特兰大腹地范围内的社会经济基础及其人口规模并没有直接联系。如此分析,"小城市"孕育出大机场也就不足为怪了。

        三、完善便利的中转设施

        ATL始建于20世纪20年代,早期规划用地500公顷,主要由一条东西走向(08-26)的跑道及其北侧的航站区构成。1932年修建了旅客航站楼(北部的老航站楼)。1942年,跑道就配备了1LS.此后又多次扩建。为了持续满足不断增长的空运需求,70~80年代又重新设计了机场总体规划。此次规划充分考虑到空运业务量的迅速增长、中转旅客比重大、飞机起降频繁等方面的需求。为此,规划设计遵循了三个原则:一是机场增容的同时要考虑留有拓展的余地;二是为了确保高峰时航班集群的安全、高效运行,要有足够大容量的跑道滑行道系统以及足够多的机位和桥位;三是旅客流程特别是中转流程要力求简捷、高效,且与进、出港旅客分流。新规划的机场用地从原来的500公顷增加到1518公顷,场区主要向原跑道以南扩展。飞行场地主要由两组平行跑道构成,其间规划了新航站楼系统,从而形成南、北两个新、老航站区,机场的主要设施如下:

 

相关新闻: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