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默默无闻甘奉献 情到浓时苦也甜
——记国航重庆公司机上配备员

2010-10-26 13:55:43 《民航政工》2003年第2期 孙可燕 阅读:

        她们,没有飞行员翱翔蓝天的飒爽英姿,也没有乘务员展示于旅客面前的靓丽外表。她们,只是长年累月默默奉献着的一群普通工人——机上配备员。

        “工作看似简单,实则复杂”

        国航重庆公司机上配备科共有30人,分为两个小组,其中女工占了大多数,主要负责为航班配送机上供应品的工作。这工作听上去简单,实际上头绪繁多,过程复杂。两个小组实行轮班制,每个班组要从第一天的8∶30上到第三天的早上8∶30.只要一开始上班,她们便马不停蹄地奔波穿梭于库房与餐车、餐车与机舱之间。在200多平方米的车间里,整齐地堆放着120多辆推车,里面摆放着种类繁多的饮料、小吃;操作台上是各种服务用具,有人在清洗餐具、水车,有人在清点、分装物品;还有人正将物品搬运上餐车……15位配备员各司其职,常常是一路小跑。一组配备员一天要配备、搬运的各种饮料约有2.5吨,水果、小吃、服务用具、餐饮用具近百种,而且不同的机型和航班,需要配备的物品也不同。不仅数量大、种类多,且各种用具都要经过清洗、擦干、消毒、封装才能装车。因为工作量大,操作复杂,稍有疏忽就会错配或漏配,严重时会造成航班延误。有些人吃不下苦,干了几个月或几天,就打了“退堂鼓”。曾有人想当配备员,结果看了一阵就摇摇头说:“这比在工地抬泥巴都恼火。”

          “尽心尽力把工作干好”

          辛苦的工作把有的人吓跑了,但更多的人选择了坚持,班组长叶定秀就是其中的一员。她和组员一起,在平凡的岗位上苦干实干,默默地承载着其中的艰辛。凌晨4∶00,夜幕笼罩,人们还在睡梦中时,她便带领配备员们开始工作,为早晨出港航班作准备。7∶00第一个航班出港,配备员们已提前一个小时将服务用具等装上了飞机。装机完毕后,便回车间开班前会分配工作,领供应物品并分装。忙到11∶00点,匆匆扒了几口饭,叶定秀小组又乘餐车到机坪为中午的航班装机。盛夏,酷热的机坪上,铁皮车厢里的温度高达50多度,有人中暑晕倒在车上;寒冬,凛冽的冷风“呼呼”地灌进来,吹裂了她们的双颊。通常,一架客机过站的停留时间约40分钟,留给配备员最多也只20分钟时间,她们忙完这里,又要立刻奔向另一架班机。每天中午,平均有10架飞机等着她们去"填饱肚子".下午3∶00,回到车间,没有休息时间,配备员们又忙着打扫车间卫生,准备第二天的供应品。全天航班结束正常时间大约是在23∶00,接完飞机,回收清扫完毕后,已是凌晨一两点钟。每次,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叶定秀才能拖着疲惫的身躯,踮着脚尖轻声回到早已熟睡的丈夫和女儿身边。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们或许是不起眼的人,然而,她们用辛勤的汗水,书写着自己的人生,即使不辉煌,但也绚丽。为了接延误的飞机,有人两顿饭没来得及吃;在睡觉前,有人脑子里还盘算着今天的物品有没有少配;有人甚至在半夜条件反射似的从床上弹起来,嘴里叫着"哎呀,迟到了"……这,是他们辛勤耕耘的记录。

       “我付出,我快乐!”

        配备员的工作是复杂而辛苦的,可是,生活在她们中间却能时刻让你感觉到快乐,感觉到一股蓬勃向上的活力。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每个人身上都洋溢着朝气。在装满了物品的车厢里,她们只能坐在地上或报纸堆上。就是在这点儿空隙,她们还会用来讨论一下工作。有空的时候,她们也会开开玩笑,把狭窄的车厢变成欢乐的小天地。年仅18岁的唐军是组里年纪最小的,稚气未脱的脸总是露出天真的笑容,一年前刚从陕西到这里时,他常常想家。大家爱逗他:“唐军,想妈妈吗?”他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现在大家一提起这件事儿,还会忍不住笑他的可爱。可是,有很少人知道配备员的收入很少。是什么让她们在这样微薄的报酬和艰苦的工作面前还保持愉快的心情呢?“我付出,我快乐。”她们说,想到旅客们品尝着可口的饮料、阅读着手中的报纸、感受着身上毛毯的温暖……就仿佛看到了自己劳动的成果。虽然很少有人知道她们,更没有许多赞美给予她们,她们仍感到充实、快乐。就是这样,配备员们在没有鲜花和掌声的“后方”无怨无悔地奉献着。

相关新闻: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