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在草原上谱写蓝天乐章
——记锡林浩特机场航务保障部的管制员班组

2010-11-9 9:01:13 《民航政工》2010年第1期 李敦敬 阅读:
         根据经验和直觉判断,飞机会在15分钟后和云层遭遇。宗建宏立即抓起陆空通话器,将气象的变化情况和发展趋势如实告诉机组,并建议返航。机长在获取气象数据后,接受宗建宏的建议,9∶20飞机掉头返回北京。

        9∶30,锡林浩特上空雷雨交加。

        我们是小机场的管制员,但我们不会降低对自己的要求

        “管制员除了要有很强的判断力,还要有一张快嘴。”宗建宏告诉笔者,每一次与机组沟通,每一次向机场各保障单位发布相关信息指令,我们都要做到言简意赅,清晰准确。

        一个星期前的早晨8∶43,由北京飞来的CA1109航班正常起飞了。而就在10分钟前,还有一架同样由北京起飞的训练飞机013刚刚起飞。由于CA1109航班飞行时速较快,训练飞机013飞行时速较慢,高度层调配不当,存在“空中追尾”的安全隐患。按照航班计划,由呼和浩特飞来的天津航空7413也来“凑热闹”,于8∶26起飞了。三架飞机汇聚飞行,起飞时间前后相差都不到10分钟,管制员在指挥的过程中必须确保飞机飞行和下降的高度层相差至少在300米以上。

        就在三架飞机距离锡林浩特机场100多公里的时候,内蒙古空管分局区域管制中心将 “指挥大权”移交到锡林浩特机场管制室。接到授权后,管制员李青山迅速抓起对讲话筒:“CA1109,我是锡林浩特机场管制室,请报告飞行高度、距离和位置。”

        “我现在的高度是7800米,距离100海里,位置P69报告点。”

        “请下降到高度6000米,并注意保持。”“013,我是锡林浩特机场管制室,请报告飞行高度、距离和位置。”

        ……

        李青山不停地和三个机组联络,一旁的徒弟不停地做着记录。经过反复地调配飞行高度层,三架飞机都按时平安抵达锡林浩特机场。记者在当日的航班记录表上看到,三架飞机的落地时刻前后相差都不到10分钟。

        宗建宏告诉笔者,这种飞行汇聚指挥,对于大型枢纽机场的管制员来说是“小CASE”。面对几百上千的航班起降架次,大机场的管制员每天要接打无数个电话,不停地通过对讲话筒与机组人员或有关单位进行沟通,所以都要有一张快嘴。目前锡林浩特机场的日航班量很小,但这几年发展速度非常快,相信航班会越来越多。宗建宏说:“虽然我们是小机场的管制员,但我们不会降低对自己的要求。”

相关新闻: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