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加快推进城市候机楼建设积极应对高铁竞争

2011-8-25 15:05:20 《民航管理》2010年第7期 陈宁 孙久峰 阅读:

  全面展开的高铁建设与蓬勃发展的民航运输正在“狭路相逢”。根据国内外的经验,即将投入使用的京沪高铁必将严重冲击济南的航空市场。我们认为,未雨绸缪,提前布局,是机场应对高铁挑战的积极态度,而保持快速便捷的核心竞争力是机场和航空公司制胜的法宝。

  京沪高速铁路简介

  京沪高速铁路全长1318公里,途经北京、天津、河北、山东、安徽、江苏、上海7省市,经停21个站点,运营中将突出三个特点,即高速度——每小时350公里,从北京到上海只要5个小时;高密度——达到最小追踪间隔时间3分钟;高可靠性——由于在全封闭环境中自动化运行,又有一系列完善的安全保障系统,所以其安全程度是任何交通工具无法比拟的。预计建成后将实现每年双向1.6亿人次的运输量,而北京—上海的票价在500到800元之间,相当于现行经济舱公布票价(不包括机场建设费和燃油附加费)的4折到7折之间。

  京沪高速铁路对济南航空市场的影响

  京沪高铁建成后,济南是全线五个始发站点(北京、天津、济南、南京和上海)之一。从济南到北京和上海分别只需要1.5小时和3.5小时左右,列车发车密度仅次于北京和上海。据专家测算,高速铁路在2小时运行范围内,居垄断地位,将会占有旅客市场的80~90%。高速铁路在4小时运行范围内,居主要竞争地位,将会占有旅客市场的50~70%。而高铁的票价明显高于普通铁路和公路运输,而与民航运输的票价比较接近,故高铁和民航业的目标客户群基本一致。由此可见,与高铁线路重合的济南至北京、济南至上海航线客源将大幅下降,济南至南京航线有可能被迫停航。如果再考虑到上海虹桥枢纽与沪杭甬高铁相连的实际情况,济南至杭州航线等客流也必然有所下降。

  机场分流的客源将不局限于济南周边地区。在山东境内,京沪高铁有358公里,设立了德州、济南、泰安、曲阜、滕州、枣庄六个站点,是全线途经线路最长的省份。此外,济南至青岛的高铁经过潍坊和淄博等地市,济南西客站还将铺设联络线与市区既有的火车站点连结。这一纵一横高铁对沿线的辐射和带动效应是不可估量的,机场的吸附能力将受到抑制。

  此外,航空公司为应对高铁的竞争,将会对航线结构进行调整,会更多地变目前甩飞航线为点对点直飞航线,加密中长线航班,这对济南机场经停航线的生存不容忽视,也对济南机场的航班中转业务造成影响。济南至北京、上海、青岛的便利性,也将促使部分国际和地区客源流向枢纽机场,不利于济南机场国际航班的培养,弱化了已有国际航线的成长性。

  根据欧洲、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经验,面对高速铁路的竞争,民航多采用低价竞争。但长期下来使“贵族民航、平民铁路”的传统观念转变为“平民民航、贵族铁路”,这给民航带来的冲击将是深远的。这恐怕是高速铁路给航空运输带来的最大挑战。

  同时,京沪高速铁路运行后,成为客运专线,原有的京沪铁路成为货运专线,货物的载运通过能力大为提升,可能也会对航空货运造成一定的冲击。

相关新闻: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