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制约我国数字出版的主要问题及对策

2011-8-26 10:05:50 《民航管理》2010年第7期 鲍立衔 阅读:

  数字出版的概念

  数字出版是依托既有的资源,通过数字化的手段进行立体化传播的方式。目前,国际上一般认为数字出版具有以下三项特征:1.具有数字技术记录、储存、呈现、检索、传播、交易的特点;2.具有在网络上运营,实现即时互动、在线搜索等功能,具有创造、合作和分享的特性;3.能够满足大规模定制个性化服务的需要。与传统出版相比,数字出版拥有出色的快速查询、海量的存储、低廉的成本、方便的编辑以及更加环保等特点。

  我国数字出版的现状

  近十多年来,随着计算机、互联网和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数字出版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兴起,成为国内外出版产业发展中一股势不可当的新趋势,给传统出版产业带来了强有力的冲击。

  近几年来,我国的数字出版产业增速迅猛,根据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2007~2008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的统计,2007年,我国数字出版产业整体收入超过360亿元,比2006年的200亿元增长了70.15%。其中,互联网期刊和多媒体网络互动期刊收入7.6亿元,电子图书收入2亿元,数字报纸(含网络报和手机报)收入10亿元,手机出版(含手机彩铃、手机游戏、手机动漫等)收入150亿元,网络游戏收入105.7亿元,互联网广告收入75.6亿元。到2008年底,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整体收入规模达到530亿元,比2006年增长149.13%,比2007年增长46.42%。

  2010年5月10日,新闻出版总署科技与数字出版司司长张毅君表示,数字和网络技术的迅速普及,带动了数字出版产业的快速发展。目前,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形态逐步显现,产业链条日趋完整,产业融合度在逐渐加深,产业规模日益壮大。过去几年的统计数据表明,数字出版年增长率接近50%,2009年总产值达到795亿元人民币,首度超越传统书报刊出版物的生产总值。

  反观增长缓慢,甚至已陷入滞胀状态的传统出版业,数字出版在强大的网络和通信技术、丰富的软硬件工具以及多元化的出版形式等优势的推动下,日益成为冉冉升起的、具有赶超传统出版业潜力的朝阳产业。

  制约我国数字出版的主要问题

  虽然我国在数字出版方面已经取得了上述引人瞩目的优异成绩,但整体而言,我国的出版业在从传统出版到数字出版的转型上依然顾虑较多,效率较低,步伐较慢。甚至多数企业都不愿在数字出版领域投入重金。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受到以下三方面问题的制约。

  (一)盈利模式的问题

  对于出版企业来说,数字出版的前景固然广阔,但如果只能看到前景而看不到利润,企业尝试数字出版的热情也会大打折扣,而数字出版的大范围推广也就随之延后。

  一开始,出于对数字出版前景的积极预测,各大主要传统出版社均在该领域有所尝试,以期找到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但由于数字出版出现的时间较短,之前没有很好的实例作为借鉴,多数企业还处在探索阶段,尚未形成可以盈利并能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还处于投入大于产出的阶段。

  同时,由于国家对传统出版业的保护性政策,使传统出版社在不涉足数字出版的情况下依然可以获得较好的收益,以至于部分出版社宁可投入资金出版一本纸质书籍盈利,也不愿意投钱给数字出版“做实验”。在这样的背景下,能否找好数字出版的盈利模式问题,将直接决定数字出版的发展速度和发展前景。

  (二)标准混乱的问题

  由于数字出版是新兴产业,加上数字出版形式的多元化发展,国家在各类数字出版物的技术标准上尚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定。于是各数字出版商在竞争中先后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技术标准。如方正的CEB、书生的SEP、超星的PDG、中文在线的OEB等。这导致用户在阅读不同数字出版商的产品时必须使用不同的阅读器,或使用软件进行格式间的转换,这既增加了用户阅读的成本,又不利于产业链各环节之间信息的交换和内容的整合。

  (三)人才缺乏的问题

  《2007~2008年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指出,对传统出版流程和数字技术及经营管理都比较熟悉或精通的复合型人才极度匮乏。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方面是因为,在现有的数字出版工作者中,传统出版单位的人员不了解技术开发和数字出版的运营模式,技术提供商又不了解传统出版流程;

  另一方面是产业后备军的知识储备不足。面对数字出版的新趋势,多数高校在十数年前开设编辑出版专业时所规定的知识范围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出版业发展的需要。因而其学生能力也往往偏向单方面,综合能力不足。

  事业的发展要以人才为基础,人才的缺乏将严重影响到数字出版产业的建设和成长。

  解决问题的对策

  (一)借鉴国外较为成熟的盈利模式

  同样面对数字出版的大趋势,国外一些出版商因为信心足、起步早,已经探索出一些较为成熟的数字出版盈利模式。借鉴国外经验,有助于我国的数字出版商更快找到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获得收益。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陈昕于2007年率团到美国考察了美国出版业数字化的最新进程,他将欧美出版商的数字出版商业模式分为三类:

  1.网络营销:利用网络和数据库推动传统出版的发展,实现纸质图书市场的扩容。如哈珀·柯林斯集团是美国大众领域数字化程度最高的集团之一,其开发的数字系统使其传统纸质图书的销售量上升6%~10%。

  2.网络运营:主要在网络平台上经营内容资源,创造出新的成本—营收模型。如约翰·威立——布莱克维尔出版集团的Interscience是科学、技术、医学和学术出版方面的在线平台。在约翰·威立的营收中,大约有70%的期刊收入来自于在线期刊,10%的图书收入来自在线图书。这一案例说明,在专业出版领域,建立在海量内容基础上的在线服务最充分地体现了数字出版大规模定制的个性化服务和解决问题方案提供者的特点,因此营收确定,且增值幅度大,成长性喜人。这是目前最为诱人的数字出版类型。

  3.网络营销+网络运营:网络既作为传统出版营销升级的工具,也作为内容产业的生产经营平台。如培生、麦格劳-希尔等大多数教育出版集团都深入地介入到在线教育领域,开发各类新的在线产品,其营收随着规模扩大而稳步提升,但是在线产品的盈利模式在很大程度上要借助于纸质产品来实现,所以无法严格区分纸质产品与数字在线产品在这类商业模式中的地位和增幅。这种模式适应性广,可望实现新的收入源与传统收入源之间的协同,形成营收上的叠加效应。

  (二)设立国家统一技术标准

  要解决我国数字出版物技术标准各异的问题,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由国家出面设立统一的技术标准,整合数字出版商技术,实现数字出版物数据格式的一致性,改变目前因格式不一致导致读者阅读成本过高,阅读方式不便。同时,这也将有利于产业链各环节之间信息的交换和内容的整合。

  (三)培养、储备数字出版人才

  学界的数字出版人才培养之紧迫,出版专业的产学研合作显得更为重要。数字出版的业界实践需要的不仅是技术方面的专门人才,更多的是需要与数字内容相关的版权、技术、设计、营销等方面的通识型人才。数字出版不应是与传统出版割裂的,也不仅仅是传统出版的延伸与增值,而是能够切实融入到选题策划、编辑加工等各种出版环节的创新之中。由此推出,数字出版方向的教育应该是紧密围绕数字内容的选择、编辑、保护、分发等各流程而展开的。

  数字出版是蓬勃新兴的朝阳产业,是出版行业适应数字时代发展要求的必然选择。虽然目前我国在该产业领域内仍存在盈利模式不完善、技术标准混乱及人才储备不足等一些问题,但通过借鉴国外成熟经验、设立国家技术标准及培养相应人才等方法,这些问题应该是可以解决的。

相关新闻: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