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如何让电子货运项目飞起来

2013-3-13 19:52:28 《空运商务》2012年第5期 作者:倪海云 阅读:

  在客运方面电子机票大行其道,如今推动了航空货运行业也需要将纸质文件“驱逐”出去。2005年国际航协IATA就开始大力推动此项工作。当时的理事长Bisignani计划这项变革将让265家航空公司和超过150000货运代理人到2010年让纸质文件不再出现在货运流程中。当时IATA电子货运项目所许下的承诺是:每年节省49亿美元成本,中转时间减少24小时,出现更少的错误,在线实施跟踪查询,而且对于环保做出了巨大贡献——削减了足可以塞满80架B747货机飞7800吨的纸张。

  7年时间过去了,现实并没有展现当年美好的愿望。2010年12月电子货运项目在43个国家开展了,只有100座机场,42家航空公司和仅仅400家代理人使用电子货运项目,只占全球贸易通道7.5%的比例。电子货运运输量仅仅只占全球运输量的3%。

  推动因素

  尽管这种状况和原先设计到2010年实现的目标相差甚远,但是2010年已经推动了一些进展,而且这看上去已经重新点燃了电子货运项目的火炬。也门所发生的打印墨盒炸弹改变了阿联酋航空公司负责货运业务的高级副总裁Ram Menen的看法。这个事件让航空货运业高度关注安保事宜,最终转为以情报为基础的货物屏检流程,而这些信息正是电子货运项目能够提供的。IATA目前正在完成e-Security Declaration(电子安保)工作,随着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开始转向以情报为基础的货物屏检手段,这将成为电子货运项目的关键文件。

  Menen表示:“信息非常重要,在电子货运项目领域中,能够向安保机构在货物运输之前就提供信息,而且能够明确货物的品种和信息,这对消除供应链上障碍非常、非常重要。”电子货运项目是“Secure Freight”(安全货运)项目关键支柱之一。

  另一个巨大推动力来自航空货运业界的行业团体——FIATA(国际货运代理人协会),TIACA(国际航空货运协会),以及GSF(全球发货人论坛)和IATA所共同成立的GACAG(全球航空货运行动组)。创建GACAG这样一个平台主要原因是用于对话和解决问题,同时向全球的管制机构发出统一的声音。实际上,该论坛已经在协调IATA和代理人之间通常紧张关系方面发挥了作用。在GACAG内部,已经成立了专门团队,包括电子商务小组,其初始工作是帮助实施电子货运项目。

  另一个推动因素是任命了Etihad航空货运公司前管理层的Des Vertannes担任 IATA全球货运业务经理。他在航空公司和代理人行业备受尊敬,这个任命帮助了IATA融化和代理人之间的坚冰。实际上,他刚刚上任后,就告诉媒体不再称之为“IATA的电子货运项目”。原因很简单,这个项目想要取得成功,必须被认为是整个航空货运业的项目,而不仅仅只是IATA的一个产品而已。因此,在整个供应链建立起共识:电子货运项目不但是必须实施的,而且是正确的前行之路。但是如何能够实现此目标,依然有许多不同的声音,只是现在的反对声音没有以前那样强烈。

  几年前,在温哥华所举办的年会上,当时FIATA主席Bill Gottlieb表示:“IATA的电子货运项目在我的有生之年不会实现。”这当然是比较绝对的说辞,但是这种说法总结了当时代理人的想法,就是IATA又一次没有经过协商就将这个举措压给代理人。更糟糕的是,代理人认为电子货运项目只会增加成本,只有航空公司会从中受益。

  尽管一些疑问依然存在,但明显发生了改变。代理人以前尖刻的话语少多了。最近在开罗举办的FIATA年会,很少听见负面的、否定的话语。GACAG下属的电子货运项目小组就是由Bill Gottlieb领导,“在IATA内部肯定会有变化,我和现任理事长汤彦麟也进行了几次讨论,他已经敏锐意识到成功的因素和挑战的来源,以及愿意和更广泛的业界合作。”Gottlieb如此表示。

  “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但是肯定IATA将打开门欢迎更佳的对话,GACAG已经赋予我们实施讨论的平台,而且我们能够开始跳出传统思维,这是我们的第一步——我们并不想建设一个全新的模式,但是肯定会思索我们是否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或是我们是否在正确的方向上快马加鞭?”

  纸质货运单已经存在40多年了,正在转化为电子模式,这正是今天应该做的工作。对于电子信息应该包括的内容,Gottlieb认为应该进行评估。“我们如何设计一种标准信息数据,尽可能高效快速推动数据流转?”

  代理人所提出的其他理念包括:为什么由代理人应该对在电子环境下的货运单负责?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提供数据,航空公司应该在收验流程中证实数据,航空公司应该向代理人提供电子货运单,而且电子货运单应该在货物被航空公司接收时实施。在什么情况下,代理人可以不再代表航空公司处理文件?

  Gottlieb注意到:“我们希望关注代理人和航空公司之间传统的关系,一个是代理一个是委托人,在绝大多数市场,应该是客户和供应商之间的关系——我认为如果代理人不再承担作为航空公司代表处理货运单的责任,你肯定会重新调整双方的关系。”他也注意到来自IATA的回复是积极的,但是“我们还是在对话之中,试图跳出传统思维。”

标签:航空货运
相关新闻: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