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基于博弈分析的我国航空产业发展热潮研究

2013-11-6 15:48:57 《空运商务》2012年第21期 作者:袁楚芹,姚石兴 阅读:
   二、 各地方发展航空产业的博弈模型分析

  作为高新技术产业家族中的一员,航空产业对拉动经济发展、创造社会就业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日本通产省曾经对一些主要行业产业的附加值做过研究, 发现如果以单位重量创造价值比来衡量,则船舶为1、汽车为9、计算机为300, 而喷气客机为800, 航空发动机更是高达1400[2]。美国国会曾经通过的一份调查报告也称,飞机制造业几乎影响到80%的国民经济。飞机行业交付额每增加1美元, 整个经济产出将增加2.30美元;每10亿美元( 按1997年货币价值计算) 的交付额, 将会增加35000个就业机会[3]。可见,面对航空产业对当地经济发展及就业的巨大促进作用,各地方政府必然会把发展航空产业摆在优先发展的重要位置,采取各种措施大力发展航空产业。基于此, 我们可以构建一个收益矩阵, 并做如下假设:

  1.博弈参与人有且仅有两个, 即发展航空产业的甲地方政府和乙地方政府 ( 甲乙两地几乎不存在资源要素禀赋差异) 。在中央政府鼓励大力发展航空产业的背景下,二者可以选择“发展”或“不发展”航空产业,实际上,在一国范围内,能够用于发展航空产业的资源有限,因此甲乙两地是否选择发展航空产业必然对对方发展航空产业的资源拥有量有影响。

  2.博弈参与人都理性地追求自身效用最大化, 即地方政府扮演着招商者、管理者的角色, 追求着各自所管辖地区的经济发展效益最大化。

  3.地方政府的决策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双方都能从网络、报纸等新闻传播媒介了解到彼此的决策。

  4.博弈双方都选择“发展”航空产业时,所获得经济效益都为L;如果双方都选择“不发展”航空产业,则无法获得经济效益,即都为0。

  5.如果一方选择“发展”而另一方选择“不发展”航空产业,则选择“发展”方可获得经济效益为M,而选择“不发展”方获得经济效益为N(航空产业整体上属于技术密集型行业,存在正的技术外溢性,因此N>0,但N

  6.发展航空产业所带来的社会公共福利等于各地从航空产业发展中所获得的经济效益之和。这里,当双方都选择“发展”时,航空产业发展所带来的社会公共福利为2L;当一方选择“发展”而另一方选择“不发展”时,航空产业发展所带来的社会公共福利为M+N。

  根据微观经济学中生产者行为理论,厂商在竞争情况下所获得的收益一般小于在非竞争或垄断情况下所获得的收益,因此这里可以界定M>L。对以上假设归纳列表如下(见表一):

1两地方政府发展航空产业的博弈收益矩阵

 

乙地政府

发展

不发展

甲地政府

发展

L,L

M,N

不发展

N,M

00






  由上表可看出,对于甲地政府来说,不管乙地政府选择“发展”或“不发展”航空产业,由于L>N且M>0,甲地政府都会选择“发展”航空产业,即“发展”是甲地政府的占优策略;同理,对乙地政府来说,不管甲地政府选择“发展”或“不发展”航空产业,由于L>N且M>0,乙地政府都会选择“发展”航空产业,即“发展”也是乙地政府的占优策略,从而可知该博弈模型中存在纯策略均衡 ——(“发展”,“发展”),即双方最终都会选择大力发展航空产业,这是双方作为理性人从追求本地区经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做出的行为选择。但是,博弈参与方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行为能否使社会公共福利也达到最大?实际上,答案是不确定的,它取决于M+N与2L之间的符号。

相关新闻:
最新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