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基于博弈分析的我国航空产业发展热潮研究

2013-11-6 15:48:57 《空运商务》2012年第21期 作者:袁楚芹,姚石兴 阅读:
   为方便分析,根据对资本技术知识要求的高低,这里将航空产业分为资本技术知识要求较高的航空制造业和对资本技术知识相对要求不高的航空服务业。

  对于航空制造业,其U型平均成本曲线的最低点对应的产量较高,比较适合于规模化生产经营,此时M+N>2L,说明如果两个资源要素禀赋无差异的地区都基于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而选择竞相发展航空制造业,可能会出现 “囚徒困境”,即各地重复投资、航空产业布局分散,无法形成规模经济,社会公共福利难以达到最大化。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满足社会福利最大的策略组合是(“发展”,“不发展”)或(“不发展”,“发展”)。因此,欲合理利用有限的资源,使航空制造业得到快速有效的发展,并在国际上具有一定的竞争实力,作为社会公共利益管理者的中央政府部门必须通过制定相应的法规和制度来对各地发展航空制造业实行限制和规范。

  对于航空服务业,如航空餐饮业、机务维修等,其固定营业成本较低,可以小规模且多样化经营,适合于引入竞争机制,此时M+N<=2L,说明基于追求本地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各地政府竞相发展航空服务业,可以通过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合理利用资源,使社会整体福利实现最大。因此,从消费者福利角度出发,政府通常应放松管制,通过完善航空服务业的进出机制,优化航空服务业的市场竞争环境,鼓励各地大力发展航空服务业。

  三、 总结

  根据以上分析可知,从公共福利经济学角度来看,各地纷纷建设航空产业园,大力发展航空产业,并不一定能真正有效地促进我国航空产业取得快速且合理的发展, 并在国际上具有较强的竞争实力。对于航空制造业,由于其涉及到电子学、材料学、计算机、自动控制、制造工艺学等众多学科和工业领域,对资本技术知识要求较高,存在规模经济,并不适合于多地分散经营发展,因而需要中央政府在制定航空制造业中长期发展战略的基础上,通过制定相应法规和制度对各地发展航空制造业进行限制和规范,以确定合理的发展布局,然后充分利用各地的工业技术基础等特点,集中各方面科研力量进行自主技术创新,并辅之以利用“以市场换技术”等方式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从而大力推进我国航空制造业飞速向前发展;而对于航空服务业,中央政府部门应从法律与税收政策等方面放松对各地发展航空服务业的限制,使其在看不见的手的指引下,取得快速的发展。

  本文的不足之处是,根据对资本技术知识要求的高低,将航空产业分为航空制造业和航空服务业,这一做法有些欠妥,实际上很难根据这一标准把二者完全区分开,比如民航运输业也是一个资本、技术和知识高度依赖型的产业,按理应将其划入航空制造业一类,但人们通常认为民航运输业是典型的服务行业。

相关新闻:
最新期刊: